哈啰出行即将赴美上市,哈啰生活对标美团攻入本地生活下半场

橘子wiwi1819801个月前
成立4年后,“逆袭者”哈啰出行即将赴美上市。

此前,界面新闻从接近哈啰出行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哈啰出行将于今年二季度初赴美上市,募资额在20亿美金左右。彭博社也曾报道,其将以非公开形式在美国提交IPO申请。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去年哈啰出行累计完成了两轮融资,其中宁德时代战略入股。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迄今为止,哈啰出行已完成15次融资,背后站着蚂蚁金服、春华资本等一线大VC,其中宁德时代是首次入股哈啰出行。
作为从共享单车赛道上厮杀出来的玩家,哈啰出行在阿里系的背书下,已经完成了逆袭。作为后来者,在ofo垂死挣扎、摩拜单车卖给美团的境遇下,其成为留在牌桌上唯一将共享单车作为主营业务的玩家。
综合行业情况来看,共享单车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型。也正因此,从2018年底开始,哈啰出行开启了向四轮扩张之路,边界不断延伸,这种动作尤其在去年变得更为频繁。从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来看,2020年其已在“同城物流”、“网约车”、“团购”、“酒店”、“本地生活”等领域进行了探索,这些与美团多有重合的新业务也成为这家公司对资本市场讲的新故事。
如今看来,对新业务的拓展更像是其在为上市做最后冲刺。不过,边界拓展必须要有强有力的资金流支撑, 这或许也是哈啰出行选择此时上市的原因之一。
尽管哈啰出行在去年将其战略定位调整为围绕基础出行的生活普惠平台,但共享单车依然是底层业务。面对二级市场的挑战,哈啰出行能否成功对标美团,讲好“生活普惠平台”的新故事?

夹缝中逆袭 


2016年11月,哈啰单车在宁波首次上线。那时的共享单车处在风口之上,ofo完成了6轮融资,累计融资额接近2亿美金,背后是经纬中国、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等头部VC。而摩拜单车则完成了4轮融资,融资额接近1.5亿美金,腾讯、红杉资本是其主要股东。哈啰出行的启动资金则来自于上一个创业项目的所剩资金,以及刚完成的A轮融资。

基于强大的融资能力,弹药充足不缺钱的两个头部玩家ofo、摩拜开打围剿战,疯狂地在一线城市攻城略地。
这反而给了当时羸弱的哈啰出行在二三线城市进行业务扩张的机会。哈啰出行CEO杨磊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曾坦言,从二三线城市开始是因为真的没钱,“我这点钱,去一线和他们拼,无疑是以卵击石”。
转机发生在2017年年中。
在夹缝中生存的哈啰出行能拿到蚂蚁金服的注资并不容易。杨磊曾对界面新闻回忆,2017年6月,蚂蚁金服通过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找到哈罗单车,希望在车尾上贴支付宝二维码,为支付宝平台的共享单车频道引流。
当时哈罗单车有110万辆单车,一个月贴码完成率为80%。支付宝合作方招了100多个兼职做质量监控,结果让支付宝的项目对接人很惊讶,“你们究竟怎么做到的?这么大的量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铺完,而且质量还这么好。”
2017年12月4日,哈啰出行宣布完成3.5亿美元D1轮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成为资本、富士达等,这也标志着其正式加入阿里系。不过,阿里也有自己的考量:火热的共享单车赛道上,摩拜单车已投入腾讯阵营,而ofo和股东的矛盾逐渐公开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
2018年3月,哈啰出行正式宣布上线“全国免押金”服务,随后迎来属于它的扩张期,规模和骑行数据都快速增长。接下来的两年,蚂蚁金服成为哈啰出行最稳固的战友,多次重仓。
也是在那时,共享单车赛道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2018年初,ofo深陷资金链断裂传闻之中,摩拜单车则以27亿美金卖给了美团。而滴滴和ofo矛盾公开化后接管了小蓝单车,并于同年1月下场推出自营品牌青桔单车。
三足鼎立的局面就此形成。
但不同于美团单车、青桔单车有美团、滴滴坐镇,成为集团相关业务场景补充,哈啰出行的主营业务一直是共享单车——这既是哈啰出行的业务底盘,也是杨磊从0到1的起点。

对标美团拓展边界 


经过几年的稳扎稳打,哈啰出行目前已经成为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玩家,业务也更为多元化。2018年9月,“哈罗单车”将品牌名升级为“哈啰出行”。自此,开始了业务边界的扩张。

依据哈啰出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哈啰出行App总注册用户数现已达4亿,共享单车业务覆盖超460城,共享电单车延伸到超过400城,哈啰顺风车平台认证车主逾千万人,开城超过300+,全网叫车覆盖城市200+。
这并不意外。哈啰出行从巨头夹缝中厮杀而出成为逆袭者,也证明了共享单车并不是一个具有双边效应的市场。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高昂的线下运营费用,持续性的投入造车成本,在三足鼎立且没有绝对寡头的情况下,共享单车很难真正意义上实现盈利。
无论是青桔单车,还是美团单车,因为背靠滴滴、美团,看起来都不差钱。尽管价格战已经结束,但共享单车需要源源不断地更新迭代,实际上是一个资本的无限竞争游戏。
这种竞争也很自然地蔓延至相关的出行领域。作为哈啰出行的另一个重要支柱电动车业务,同样面临着来自滴滴、美团的压力。据美团、滴滴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开始,两者都在重点发力电单车业务。
美团、滴滴、哈啰出行不断上演着攻守道。
在底层业务稳固的情况下,哈啰出行努力铺下一张大出行网,依托“共享换电”业务及资方宁德时代,试图成为电动车的基础设施服务商。而无论是顺风车,还是新上线网约车,都是依托出行场景对存量用户进行延展,这是属于它的攻击性防御,毕竟这是滴滴的主营业务。
哈啰出行还有着更大的野望。据接近哈啰出行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哈啰出行的战略是成为基于出行的普惠生活平台。也正是因此,其还上线了同城物流、到店团购业务,同时内测与OTA相关的酒店业务。 
近期,哈啰生活正在广州招募团长。“这里的‘团长’并不是社区团购的团长,而是通过类似拼多多的裂变方式,让‘团长’吸引用户参与,例如领取优惠券等,然后到店消费。”一位推广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
2月18日,哈啰生活在微信公众号“广州招聘网”发布的招募信息显示,注册成功的团长一方面可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商品,另一方面可以利用社交分享的方式获得佣金。团长的职责包括推广哈啰生活、开拓新商户、招募团队成员等。
接近哈啰出行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哈啰到店团购业务还处于小规模探索阶段,已经在珠海、汕头等城市小范围试水。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哈啰出行已经和美团越来越像。“对标美团是哈啰出行的下一个目标”。
这也是一种必然。在本地生活业务上,除了其自身已沉淀了大部分三四线城市用户以外,哈啰出行的资方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是其背后强有力的支撑,而他们是本地生活领域的巨头,不仅能够提供流量支持,还能给予业务上的协同。“ 上市后哈啰出行会和两家战略合作伙伴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上述知情人士称。
另外一个角度是,尽管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依然是巨无霸,但增量市场依然有足够大的想象空间,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 目前渗透率明显较低,这也是当下互联网巨头争相布局社区团购的动力之一:依托高频入口去撬动县域级的电商市场。要知道,三四线城市正是哈啰出行的优势所在。
此时上市,对于哈啰出行而言是一个不错且必要的选择。
“共享单车的老大”、“注册用户4亿”、“普惠生活平台”都是其可对资本市场讲的故事。随着业务线的多元化,其底层业务出行平台尚未出现较大的风控漏洞。更为关键的是,相较于滴滴、美团,资金是哈啰出行拓展边界必需考虑的因素:只有登陆二级市场,才有更多的资金去布局新业务,实现“普惠生活平台”的目标。
不管在业务层面进行何种探索,可以明确的是,依托共享单车这个刚需高频的入口,进一步激活存量用户,提高用户净价值,是哈啰出行扩张边界的底层逻辑。至于能否成功抢滩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仍然有待时间来验证


哈啰生活_哈啰出行 http://nzziec.com/post/14.html 转载需授权!

上一篇:哈啰生活诠释“地毯经济”,免费加盟注册!

下一篇:哈啰生活上海站4月15号即将开城!上海的伙伴们快来报名!

网友评论